1111111111111111111111
首頁 > 文藝 > 本土原創 > 正文

放牛

2019-05-30 12:10 伊犁日報  

這個夏天哪兒都不想去,就窩在家里看書。看小說,雜亂無章地看。看《儒林外史》時已經是這個月底了。因為作者是安徽鄉賢,不免生出幾許感觸。剛剛看了個開頭,看到少年王冕放牛時看書、作畫的事情,少時記憶就從書頁中跑了出來。

年少時,我在桐城老家也放過牛。夏天暑假,我最煩的除了暑假作業就是放牛了,煩了七八年之久。可是十五六年之后回想起來,反而有了不同的感覺。

說是討厭放牛,其實也是偶爾如此。在鄉村,放牛算是很輕松的農活了。一邊放牛,一邊干其他農活,諸如插田、拔秧的大有人在,我放牛的時候也做其他的事,但基本都是玩兒。

村里池塘不少,有池塘就有塘埂,塘埂兩邊的草都長得非常好,很適合放牛。許多時候,池塘里的水不會很多,水草就長瘋了,牛喜歡吃這樣的草。

我放牛時,就喜歡找這樣的池塘,牛繩拉得長長的,在塘埂上釘一個木樁,把牛繩系上,牛就在以木樁為圓心、以繩長為半徑的范圍內吃草,渴了就到池塘里喝水。

一頭牛把周圍的草吃完,需要不短的時間。這個時間,就是我的了。有時候是看書,暑假快結束時,就用這個時間來補作業,說是補,更多的是抄,從同學那里借來做好的,猛抄一通。更多的人用這個時間釣魚,在就近的池塘里,邊留意著牛吃草,邊釣魚。我從小就沒有耐心,所以釣魚收獲很少,倒是有一年,屋后的池塘不知哪里游來很多鯽魚,魚鉤放下去就有魚。那個暑假我釣到的鯽魚,至今都是最多的。傍晚回家時,一手拎著魚桶,一手牽著牛,晃晃悠悠回家,晚飯能大吃一頓紅燒鯽魚,喝一碗鯽魚湯。晚上做夢,夢里都是魚。

除了釣魚,我們還釣蝦,還有人釣黃鱔。這些是技術活,我至今都沒學會。

放牛的時候,我們還打牌。三五個小伙伴一起放牛,各尋一處把牛打發了,它們吃它們的,我們在樹蔭下、草窩里玩我們的,斗地主、跑得快、爭上游……撲克的各種打法,我就是這么學會的。

有時候,不想玩了,就躺在草地上望著天空。正是嗜睡的年齡,很快就睡著了,許多時候要等到家人尋來才被叫醒。

無論是釣魚釣蝦,還是打牌睡覺,都會有忘了牛在吃草的時候。牛掙脫了樁子或者牛繩子斷了,少不得要跑掉,跑到莊稼地里吃秧苗,吃山芋藤,后來村里有人種玉米了,還會吃玉米稈子。見到綠色,牛就會蹭上去,啃幾口。

要是吃了本村人的莊稼還好說,都是鄉里鄉親的,抬頭不見低頭見,家里大人帶著孩子去賠個禮道個歉就過去了。如果吃的是鄰村的莊稼,就不好辦了。遇到好說話的人家還好辦,不然真夠麻煩的,事后要買化肥,挑上幾擔大糞撒到莊稼地里,補過莊稼地里的肥才算罷了。

有時牛也會跑到隔壁村,別人關到牛欄里,于是一家人甚至鄰居幾家人吃飯的心思也沒有了,到處找牛,找到了——對不起,起碼得拿一條紅梅煙才能把牛牽回去。

這樣的時候,回家被暴揍一頓是免不掉的。

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。牛放得多了,也有被牛角頂的時候。

上了高中,基本就沒再放牛了,家人讓我潛心功課。后來到了新疆,回去的次數少,每次回去也都忙于各種事情,就更沒時間放牛了。

在新疆,第一次站在草原,看著牛羊馬都放養在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,新奇得不得了。更新奇的是,很少看到放牛養羊飼馬的人,牲畜們就那么吃著,自由得很。就想著,我怎么就沒生在這樣的地方呢?

(畢亮)

責任編輯:法雅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中秋月光派对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