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11111111111111111111
首頁 > 新聞中心 > 社會民生 > 正文

【我和我的祖國】親戚眼中的小村變化

2019-06-21 10:32 伊犁日報  

前年秋天,我第一次來到鞏留縣塔斯托別鄉庫克塔拉村村民蒙克家。蒙克是一位蒙古族漢子,很瘦,皮膚有點黑,眼神中透著友善和誠實。他的妻子長期患低血糖,不能干重體力活,有時還會暈倒;他的女兒在伊犁師范大學上學,16歲的小兒子在武漢上內高班。

蒙克為了照顧妻子不敢遠行,種著16畝地,養了3頭生產母牛,在村里打些短工。

我給蒙克講國家經濟形勢、世界格局、農牧業發展趨勢和國家精準扶貧的決心。他講家里的自來水冬天時有時無,生活很不方便。

去年春天,我來蒙克家時,村里停了很多工程車,專業修路公司、自來水施工隊已進駐。他說,孩子們回來了,聽說你要來,天天盼著。當晚,他家一頭母牛順產了小牛,想著到秋天這頭小牛可以賣8000元,我們心里都暖暖的。

去年夏天,我來時,村里塵土飛揚,工程隊正在趕工期,要在入冬前將村里一條主街和14條巷道硬化,家家戶戶在挖自來水管溝。蒙克在國家給他家建的新房旁搭了一間廚房,挖了一個很深的菜窖,說夏天在這里做飯涼快,菜窖可儲冬菜。

去年秋天,我又來到蒙克家。他給我算地里玉米的收成。說玉米豐收了,價格也很好。賣到儲備庫,那里有烘干房。

去年冬天,我來到蒙克家時,天色已晚,他家大門鎖著,我便去了其他村民家。工程隊撤走了,路已經修好、自來水管已經通到了村民家中。我剛到村民家中,蒙克也到了,叫我到他家住。在他家,他告訴我,冬天閑一些,早上參加升國旗儀式,晚上到農牧民夜校學習,很充實。他的妻子在村里的刺繡班學習,刺繡技術進步很快。

今年春天,我又來蒙克家,正趕上“三八”婦女節。我提議給村里3位結對親戚的妻子過集體節日,地點在他家。

蒙克的妻子幫我到縣城買東西,另兩戶親戚早早來了,大家一起做飯。我們把兩張桌子拼起來,桌上擺滿了各種干果、涼菜和點心。我們10個人坐在一起,蒙克歡迎大家來他家做客,并祝女士們節日快樂。女同胞感謝男士們破天荒舉辦家宴為她們過節。

蒙克開始講述他的歷史、他家的歷史、牧民的歷史和這些年村里的變化。

他指著屋子告訴我們,這是政府幫忙蓋的,80多平方米、磚混結構。全村450戶家家都住著抗震房,戶戶門口有綠化。村里通公交車、電和互聯網,生活很方便。

他7歲時,父親在鄉糧站上班,晚上巡邏時掉進水坑去世了,母親受打擊精神失常。他上學常遲到,老師到家里看到病床上的母親,抱著他痛哭,允許他上學遲到。他要照顧母親,又要上學,還缺衣少食。鄉里、村里的人經常接濟他。沒有大家的照顧,他不可能活到今天。后來,他離開了學校,老師要求他一輩子做個好人,有機會一定要學文化、學技能。現在,他還記得老師的話,覺得自己沒走錯路。

不上學的日子,他看到鄉里拖拉機修理鋪的師傅修拖拉機,把拖拉機拆散一地又裝起來。后來,他記住了如何拆、如何裝。師傅問他是不是想學修理。他說是。此后,他成了村里的拖拉機手,村里的重活,他都能開著拖拉機去幫忙。

后來,他成家了,母親的病也好了很多。妻子在生下小兒子后重病一場,全身浮腫,醫生讓她多吃烏雞湯。鄉里一家漢族村民養了一些烏雞,他便去買。漢族村民知道他家的情況,就以很低的價格賣給他。

再說說村里的變化吧。牧民定居下來,不會種地。鄉里、村里辦各類培訓班,送種子、送化肥、送種養殖技術。現在,村里的玉米畝產量在1000公斤左右。

孩子上學不要錢,村民治病基本不花錢。他的小兒子在武漢上內高班,他不知武漢在哪里,但知道那是大城市,教學水平很高。他明白,這是國家在徹底斷窮根,斷農牧民幾千年的窮根。

村干部大不一樣了,村民有什么事,村干部會快快地辦理。村里喝酒的人少了,打架的人沒有了。上夜校的人多了,大學生多了,小汽車多了。

蒙克說,人要講良心,他是村里的拖拉機手,能開能修能賺錢;他是村里最好的大工,能掙比其他村民更多的錢,他很感激。平時再忙,他和妻子都會參加村里的升國旗儀式;如果村里需要村民做什么,他會第一個響應;村里有誰需要幫助,他也會盡己所能幫助他們。(通訊員溫 泉)

責任編輯:姜燕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中秋月光派对客服